磐霖Family
2022/06/22
阅读量:575

财富×沃飞长空:飞行汽车时代什么时候到来?

6月16日上午10点,沃飞长空总裁兼首席科学家郭亮博士做客《财富》的播客节目《财富相对论》,与《财富》新媒体执行副主编杨安琪一起,围绕“飞行汽车来了”展开相关探讨,揭开了新通航产业背后的产业规划和商业蓝图

以下为探讨精华整理

1,飞行汽车的起源和发展历史

飞行汽车的发展可能远比公众的认知早很多。早在20世纪40年代,当汽车、航空技术有了相当大的发展之后,福特汽车公司创办人亨利·福特就大胆发出“飞行汽车迟早会出现”的科学预言。

从1917年开始,飞行汽车就有所发展了。那时飞行汽车之父格·寇蒂斯研制出了一架铝制Autoplane,但Autoplane从未真正飞上天空,只是实现了一些短距离的飞行式跳跃。同时期,无人机等无人驾驶航空器也开始萌芽。

进入90年代之后,一些专家致力于航空和汽车的结合,开始研制陆空两用飞行汽车。2009年,美国太力的首辆飞行汽车研发成功,作为世界首辆飞行汽车在2009年3月初在美国实现了首飞。

“放眼今天,随着工程技术、能源动力的不断发展,飞行汽车已经有了完全可投入规模化使用的实操性。“

在中国,飞行汽车也逐步进入到公众视野,被大众所熟知。今年三月,中国交通运输部和科学技术部联合印发的《交通领域科技创新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》,其中“飞行汽车”就被写入了新型运载工具的研发规划。这样的超前布局,说明未来出行的飞行汽车,不仅会带来一种前所未有航空交通方式,也将深刻的影响未来全新交通范式的构建。

 

2,飞行汽车的技术趋势

“我认为新通航技术体系有三个特征:1新能源,2垂直起降,3无人驾驶。”

大家最近常常听到这样一个词“电动垂直起降”,这就是一种非常典型的新通航技术。

“新能源”代表着这是一种可持续、绿色的交通手段,不仅零排放、低噪声,还能够有效地降低航空运行的成本。随着这几年电动汽车的火热,航空业也进入了“电气化”革命。

“垂直起降”代表着更便捷的使用,不需要机场跑道,结合纯电动技术,还能极大地减少对于地面设施的依赖,让大多数楼宇的楼顶都具备改造为电动垂直起降飞行器机场的条件;场地和成本条件大幅降低,有利于让飞行汽车面向更多人使用。

“无人驾驶”将是最为革命性的变革,不仅能够使短途飞行更加高效,运力资源调配更加合理,也为商业化、高频次运行奠定重要基础

 

3,飞行汽车与直升机有什么区别,会替代直升机吗?

相比于直升机在城市上空大规模运行,使用电动垂直起降技术的“飞行汽车”或许是一种更环保、更安静、更安全也更经济的低空出行方式

“在城市内,在地面生活的人们几乎感受不到天空中运行的噪音。”

 

4,飞行汽车与汽车、航空器存在的技术复用、系统迁移和研发创新

因为目前整体飞行汽车还是属于航空飞行器系统,在航空器研发中的垂直起降技术、飞行控制技术等系统可以复用。

随着三电系统、供应链和产业结构的成熟,汽车电动化、智能化与航空领域的跨界发展趋势,也能进行技术和生产模式融合。

但是电动航空和电动汽车之间有明显的区别,汽车在路面只需要平稳、均匀的行驶,航空垂直起降所要求的功率类似于马鞍型的曲线,对起飞和降落的要求特别高,飞行汽车安全性要求要高于民航标准,即事故“零容忍”,出现严重事故的概率为10的负9次方。

飞行汽车面临着更为复杂、结构更加庞大的技术体系,还需要全面的研发构型和系统验证,才能实现保障产品安全和飞行安全。

“安全一定是一个新兴事物的第一要务,飞行汽车首先需要保障安全。”

 

5,未来,我们会如何乘坐飞行汽车?

作为一种全新的交通方式,飞行汽车让我们的出行更加环保、效率、安静,保障安全的同时与地面交通立体三维式发展。

我们可以大胆设想,未来地面交通与低空出行可以无缝切换,空中的无人驾驶模式相比地面能更先进入L5级别,假设用户只需要购买一个可以切换的座舱或者底盘,就能实现立体三维式的接驳出行,这是我们理想化的远期未来。

近期来看,它更像是民航与地面交通的延伸,当我们乘坐飞机抵达航站楼时,就可以呼叫一次空中的士服务,直接到达目的地,且费用仅为地面出行的1.5-2倍。

“我们更加愿意用提供类似曹操专车这类出行服务的方式,让更多大众能够实际使用到飞行汽车,开展一些固定的航线,而不是固定给特定人群单独出售一辆飞行汽车产品。”

 

6,飞行汽车时代什么时候才会到来?

就如同大型民航客机的发展和成熟,深刻地改变了人类的长距离出行方式一样,飞行汽车所带来的低空出行,将会是又一次人类出行方式的革命性变化。

“低空出行方式将会深刻地改变城市运行机制和商业场景,对人们的影响是方方面面的。”

在近期的5年内,我们能看到一个技术成熟、产品适航,能够满足相关功能和安全性要求的飞行汽车飞起来,产品进行了几轮优化和迭代,可以说这是从0走到了1。

但是低空出行技术和市场的成熟,可能还需要8-10年以后,产品形态从“百家争鸣”变为“大同小异”的阶段,相关布局、技术、方案已经趋势统一,人才教育、配套机场、运营设施一同发展建设,说明这个产业已经从1走到100了

 

7,我国飞行汽车与国际上相比是什么水平?

目前飞行汽车的国际化标准法规、适航标准均没有统一,也有EASA、FAA、CAAC不同的局方机构,全球都在飞行汽车的标准化上有差异,但目标同样都是瞄准安全适航安全。

和电动汽车一样,目前中国的电动航空发展水平可以是与国外“并驾齐驱”,有我们在开展空域、生产制造上的自身优势,例如湖南等地已经开始开放全域低空空域管理,可以看到环境和政策支持还是相当领先的。

“这是一个交通领域新的行业技术革命,值得我们去长期观察。”

 

8,沃飞长空目前的飞行汽车产品规划是怎么样的?

在无人机、工业级无人机上我们已经拥有了近十年的原始积累,目前沃飞长空更加希望做到完整的交通出行、甚至空地一体的低空出行解决方案。

沃飞长空目前既有自主研发的国产自研飞行汽车,同时又与德国Volocopeter成立了合资公司,覆盖了多旋翼、固定翼的产品构型,兼具载物物流运输和载人空中出行等多种场景;产品线包括短距离的,即30-100km,能满足城市内范围的航程;和200km,能开展远距离城际交通运输

“2024年,Volocopter将在巴黎奥运会中投入运行飞行汽车,也让我们一起期待。”

 

9,2015年开始创业的时候,会想到今天会研究飞行汽车吗?

最开始2015年初步创业的时候,是从技术上感受到了航空行业发展的大趋势,比如纯电动、垂直起降,无人化的发展方向,从技术和商业的角度,选择了发展无人机。

在2018-2020年之间,飞行汽车产业已经在萌动,载人飞行器和飞行汽车已经开始进入公众视野,并到今天成为一个炙手可热的前沿科技,也和电动汽车行业的迅速发展有所相关。

就像前几年,我们没有电动汽车,也没有普及充电桩;但是现在充电桩和电动汽车已经进入生活化、常态化了;电动汽车、电池技术、控制技术、计算能力等新兴技术的发展也在迅速迭代升级。

“在2015年,有想过飞行汽车有朝一日实现,但是它比想象中来的更快了。”

 

10,2017年,郭亮博士入选了《财富》“中国40位40岁以下的商界精英”,现在2022年 39岁,心态上有发生什么变化?

感谢财富提供了这样一个平台,让在当时创业初期我偏向更加国际化、商业化、产业化的转变。

可以说34岁之前,增加注重技术思维和研究思维。比如:“觉得技术已经成熟了,它一定是具备商业价值的。”但是这些年,更多是站在市场和行业的维度,展开社会经济终局的战略判断和思考,再进行布局和聚焦。

“在埋头的时候,也要往前看,秉持长期主义,挑战和机会并存。”

对于企业家来说,现在40岁还是一个青壮年的状态,获取信息更加便捷,认知能力迅速提升,有足够好的心态面对不确定性和行业变化,40岁自然不会对“年轻人”产生困扰。

 

11,在从创业者变为布局者的角色转变中,是否有遇到什么困难?

像无人驾驶、AI技术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,这些可以延伸、拓展的方向很多,诸多行业也都可以做,聚焦行业和技术取舍就显得尤为重要。

做减法比做加法更难。”

面对更加复杂的市场运营形态和商业环境,需要更加复杂的作出决策。跑得越快,跑的越靠前,面临的阻力就越多。但在飞行汽车这个全球最前沿的行业,所有从业者都会面临同样的不确定性问题,所以我也有勇气、信心和执行力来面对这个行业。